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站内搜索
>首页 -> 艺术评论

TOP

LOFT艺术蜗居在仓库里
[ 录入者:admin | 时间:2008-07-20 13:35:12 | 作者: | 来源: | 浏览:7563次 ]
在一个酷似“LOFT”的空间里,头顶的探照灯在走道两边的屏风上不停地闪过,当光线滑过桌上摆放着的矿泉水瓶子,那晶莹如水晶的物体仿佛活了过来,在光线的明灭闪烁中跳着一支狐步舞曲;摩登女郎的脸和身体隐藏在暗中,前方舞台上,吉他手在弹着一支慵懒的乐曲,他们的声音在冷而坚硬的空旷中被无限放大了;金雨时、翁菱、章明、俞挺、王一杨、余泊、毛显忠等建筑界、时装设计界、创业产业界和美术界人士轮番登场,在光暗交织的时空里畅谈着“LOFT”的文化渊源和市场前景,有一点硬核,有一点“HardRock”也有一点矜持和羞涩,在“LOFT”精神的感召下,这些不同领域的派对“动物”找到了一个共同感兴趣的话题。

  以上场景发生在6月5日下午2点的浦东正大广场9层多功能厅,这是沪上首次以“LOFT”文化作为交流主题的酒会。

  仓库反对美术馆

  “LOFT”这个词在英文中既有“阁楼、顶层”,又有“仓库、工厂”的意思,不过怎么解释都不会和艺术“发生关系”。但当艺术家们在那些废弃的阁楼或仓库里安家落户,找到了一个安身立命之所之后,一切似乎都有了改观。

  登琨艳在苏州河畔的一间旧仓库中开的书店。自从登琨艳入驻苏州河畔后,艺术家蜂拥而至,原本破败的仓库俨然已成为一个艺术家的革命根据地 金立旺 早报资料

  2001年的春天,孙孟晋、韩博、小海、毛豆等7位诗人在淮海西路一个破旧的厂房里举办了一场“同人”性质的诗歌朗诵会。走进锈迹斑斑的大门,似乎置身于另一个世界,就在几十步开外的地方,是天南海北的游客“渔猎”之所、购物者的天堂,是一个约会的好地方,也是女性展示自己身体和珠宝的绝佳场所,飘动的裙子、精致的鞋跟和妆容,脚步却是零乱和匆匆的……车水马龙,用波德莱尔的诗说就是“大街在我们的周围震耳欲聋的喧嚷”。你或许难以相信,在“淮海路”这条寸土寸金的大街上,居然还保留着这样一个“老古董”。时间仿佛倒流了10年或者20年,这里是肃静的、寂寥的、甚至有点落寞,这里原来大概是一家纺织厂,可能由于经济效益的原因,或者产业结构调整的缘故,总之,工人早已散去,直到一帮囊中羞涩的艺术家盘踞在这里,在一幢不起眼的房子底层办起了画展。有人在一个录像里不停地划桨,划了一个多小时还在划;有人把铁棒、旋转的马达、铁盘、电缆和紧身衣放在一起,做成一个装置艺术,就是这样稀奇古怪的人和物在这样一个稀奇古怪的空间里自由表达着自己的情绪和思考。在厂房的二楼,孙孟晋一身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白衬衫,像个上世纪80年代的文学青年,正在用“狮子吼”的功夫激情朗诵着那些充斥着阴暗语素的诗歌;长发飘飘的韩博很优雅,没有引起女生的阵阵尖叫是很奇怪的;毛豆和陆晨都是搞摇滚出身,在这样的空间中似乎找到了一点弹琴敲鼓的感觉,用朗诵这种纯粹的方式发泄着心中的不满。

  作为一个展示艺术作品的场挚獠⒉痪哂泻戏ㄐ院驼承浴T诤艹ひ欢问奔淅铮ㄍ囊帐酢笆弊靶恪币恢庇晒俜降拿朗豕菟殉帧T诿朗豕菘稣够蛘卟渭铀暾勾碜乓恢帧笆苎卑愕墓馊伲馕蹲乓桓鲆帐跫冶惶逯扑腥希荒扇氲街髁骰坝镏腥ァ>」艽庸δ苌侠纯矗朗豕菥褪且桓鍪詹匾帐踝髌返木薮蟛挚猓切┱蚬葜蛘弑皇幼骷壑挡淮蟮淖髌吩谡估拦蠖蓟帷按蛉肜涔保诺降叵率依镎洳仄鹄矗嵋撞换崧睹妗Hサ羰夷谖骞馐囊帐跗罚饫铩凹彝剿谋凇保税浊胶偷凭撸裁炊济挥小5幢徊欢系鼐浠耍踔帘话胃叩搅艘桓鲎诮坛∷愕氖サ兀蝗菪怼昂窳称さ挠缕崩促翡滤纳袷?比如在这里即兴地进行行为艺术的表演都会被维持秩序的保安粗暴地制止),它在不断地“校正”艺术家的个性,然后取一个艺术权威和公众都能接受的“中间值”摆放在美术馆的中央。

  卢浮宫作为帝国的噩梦、搜刮民脂民膏的罪证如今摇身一变为一个艺术爱好者朝圣的艺术殿堂,其身份的转变使我们思考一个问题:艺术如何获得了政治上的豁免权?这座宫殿是否仍然在代表着帝国的威严,代表着一种高高在上的力量在操控着艺术的进程?美术馆“影响的焦虑”在仓库面前遭到了最强有力的挑衅。这是美术馆旁边的动物园,众声喧哗,怎么搞都行。仓库这种廉价的空间降低了美术馆昂贵的展览成本,任何人都可以成为策展人,在一个空空如也的大仓库里上演着一场场轰轰烈烈的艺术革命。

  LOFT的“二度青春”

  工厂仓库不仅成为艺术家展示作品的新宠,而且也正在变身为艺术家或者设计师制造产品的原产地。工厂作为现代文明一个巨大的地标,在资本主义时代曾经制造了多少辉煌;如今虽然美人迟暮,却也并不是说就不能“二度青春”,焕发出新的光彩。设计师接手工厂之后,略施粉黛,就使得工厂有了新的气质,妙手回春的本领可见一斑。

  废弃仓库特有的颓废气息也许能激发艺术家找到新的表现方式。1952年之后,纽约,约翰·凯奇的“偶发艺术”观念不胫而走,在当时成了天大的时髦。1959年10月,无数人挤进了纽约低地四大道(那可是个闹市区)的一个“LOFT”(美其名曰鲁本画廊)里去看阿伦·卡普罗的作品《6个部分的18种偶发艺术》。到处都是纸板盒,它们一个挨着一个,不知在什么神秘力量的驱使下开始移动滑行。蓝色的微光时隐时现,玻璃撒了一地,成百只铁桶和加仑酒壶挂在绳子上来回晃荡,画家们在画布上狂涂乱抹,一会又将一排树用破布扎在一起,去驱散他眼前的人群。忽然,一个裸体的女子在探照灯的追踪下四下奔跑,她的影子在墙上飘忽不定。空间里弥漫着烟味,笼罩着你,还有噪音,傻笑的声音、打嗝的声音、电动锯和割草机的嚣叫声混合在一起,让人难以忍受。

  这是极端的例子。中国人的表达方式要含蓄得多。经过媒体连篇累牍的爆炒,登琨艳的革命事迹显然已经成为上海仓库改造史中最为人所津津乐道的一桩佳话。1998年年底,一个在台湾久负盛名的设计师跑到上海,没有在闹市区或者某幢写字楼里租上一个地皮,在苏州河畔找了一个旧仓库安营扎寨,在苏州河中段租了一间上下共2000平方米的旧仓库,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非常罪,非常美,苏州河仓库的荒芜和神秘打动了他,使他情愿放弃更充足的物质享受,在这里像个隐居者一样生活下来。

  登琨艳入主苏州河畔引起了一次观念的变革。在此之前,几乎没有人把苏州河边上的那些破败建筑当回事,它们在上海欣欣向荣的改造计划中即将被“推倒重来”。登琨艳带动了苏州河边29座旧仓库的保护,更重要的是,他和其他艺术家一起,使这里成为一个仿佛“塞纳河畔”的左岸或者北京的“圆明园村”、“宋庄”式的艺术家部落。在登琨艳之后,艺术家蜂拥而至,2000年5月,画家丁乙和东廊画廊的老板发现了西苏州路1131号这个巨大的仓库,张恩利、周铁海、秦一峰、陈墙、韩峰、全力推介前卫艺术的东廊艺术和香格纳画廊陆续搬进,共同占据了整个空间,使这里俨然已成为一个艺术家的革命根据地。

  这里租金低廉,空间宽敞,不过是个空壳子,适合开展各种艺术展、时装秀,在破败衰颓的环境中做着最先锋的艺术活动。2000年上海美术双年展时,苏州河边的外围展似乎都把主会场的风光给抢走了,穿着时髦的小资青年和时尚人士鱼贯而入,和破落户一样的建筑构成了有趣的对照,反而衬托着这些光鲜亮丽的人物更加的明艳动人或者不拘一格,最后竟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时尚事件。

  2000年,登琨艳又租下了杨树浦路2200号上海电站辅机厂,灰瓦白墙的烟囱砖楼群,打上了那个时代的深深印记;老上海的石库门、青砖粉墙和屋顶上的瓦砾波澜不惊,郁郁葱葱的香樟树则在墙上留下斑驳的阴影,如今,这个“世外桃源”般的处所将改建成上海创意(亚太)设计中心,包括工业产品、环境艺术、服装饰品、影音视像、图像软件等5大设计部门。同时还配置了设计学院、会展中心、咖啡厅等功能设施,拥有可容纳2000多人的休闲区域,这在登琨艳乃至上海,又是一次建筑的突围。

  LOFT的前景

  在杭州同样有着一个性质相似的“LOFT”场域。2002年9月,苦觅了6个月之后,美国DI设计库中国公司首席代表杜雨波看中了蓝孔雀化纤有限公司的旧厂房,那里粗粝的围墙、尘土飞扬的马路,破旧不堪的陋室却像磁铁一样吸引住了这位伯乐的眼睛。在很短的时间里,摄影家潘杰、实验性建筑设计师孙云、服装设计师李琳和中国美院雕塑系主任王强等一批创意人士纷纷到“LOFT49”寻找自己的发展空间,事实证明,他们的选择没有错,浙江大学科技与文化研究所课题组透露,去年由DI中国公司创意设计的产品,出口创汇近7500万元;潘杰所有的杭州智汇广告传播有限公司年产值1000万元;杭州禾谷造型艺术有限公司为社会提供景观设计、户外大型雕塑及各类艺术品,项目引入投资达5000万元,如果忽视了“LOFT”的商业驱动力,那恐怕是业界的一大损失。随着城市现代化进程的深入,这样的老厂房拆一座少一座,毫无疑问,它是不可再生的资源。在这样的前提下,将“LOFT”概念衍生为一种商业性地产开发,就可能蕴涵着极大的商机。中远地产投资开发的远洋天地项目,聘请美国设计师霍克担任建筑设计,首次向中国市场展示了这一设计理念,而这一次上海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迅速跟进、推出的“海上海”项目,也同样不失时机地瞅准了这一潜在市场,试图在房地产的“冬天”即将到来之前,在创意产业界杀出一条血路。

  “LOFT”房产最显著的特征就是高大而开敞的空间。海上海的建筑房型挑高5.3米,面宽8.4米,层高比一般的商务楼要高出近一倍,它模仿仓库的空间设计,“如水般流动,如风般自由”,给人以自由驰骋的想像空间。上下三层的复式结构,类似戏剧舞台效果的楼梯和大尺度景观玻璃,确实给人以耳目一新之感,在这样一个空间里,设计师和居住者可以随意对建筑空间进行改造,将这大跨度流动的空间任意分割,打造夹层、半夹层,设置接待区和大而开敞的办公区,居住者本身也参与到建筑空间的设计之中,使建筑真正成为居住者的建筑,使艺术无处不在,这在商业性房产的开发中绝对是一次革命,代表着未来商务楼盘开发的一种新趋势,其市场前景不容小觑。

  当然,作为一个新开楼盘,它不会有发锈的铁门,不会有磨得坑坑洼洼的水门汀,也不会有爬满爬山虎的清凉,取而代之的可能非常现代化的空间布置———也不排除哪位先锋人士会把新房子硬给设计成旧仓库的样子的可能———这既可以说是一个小小的缺憾,但同时也标志一个“LOFT”的新时代的到来,不是早年变废为宝的时代了,现在,该是将“LOFT”概念化为一种产业的时候了,让每个人都有机会,推开那么一扇门,让你从人流穿梭的海洋中进入一片安静之所,带来无与伦比的震撼和舒展,这种惬意在都市的传统商业区中是根本无法感受得到的。
[上一篇][推荐]香港英皇艺术家考级联合会.. [下一篇]刘小东得便宜不卖乖?(北京青年报..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 隐私政策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招聘精英 | 网站律师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