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站内搜索
>首页 -> 艺术评论

TOP

当尤伦斯遭遇古根海姆:谁的江湖规矩?
[ 录入者:admin | 时间:2008-07-20 13:20:23 | 作者: | 来源: | 浏览:4049次 ]
    两年前,古根海姆要进驻北京798的消息一度喧嚣尘上,在2005年末,古根海姆曾对外公布了其在中国北京的扩张计划,效果图里,数千平米的798空间赫然陈列着古根海姆的那些传世名品。但这一切最终变成了镜花雪月——5月29日,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首次新闻发布为这场798最后一组大厂房的租赁权之争画上了句号。

    尤伦斯夫妇亲临北京,饶有兴致地向到场媒体公布了其当代艺术中心即将开幕的消息,11月2日,由艺术馆长费大为亲自操刀的首次展览“85新潮”将把1985至1990年的中国当代艺术经典作品做一次集中的回顾。

  中国规矩面前的较量:古根海姆输在战术

    在当代艺术界,无论从作品收藏量还是公众影响力,相比于尤伦斯艺术基金,古根海姆基金会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老大。但在中国扩张的道路上,古根海姆还是摔了一大跟头,他没有料想到尤伦斯势在必得的决心和毅力之大。

    “古根海姆的问题出在战术上。”费大为谈到争夺这块6500米的厂房时颇有心得, “他们以为只要拿下政府里的最高批文就可以了,其实远远不是这样。最致命的一点,他们在中国没有团队,没有狠狠地扎到这件事情里面去操作——你要和地主(七星集团)去谈,只用些效果图来唬人是没有用的。”

    资本市场上创造的艺术神话和扩张的披靡之势,让古根海姆形成了老大心态和特立独行的习惯,使它似乎不肯为任何一个国家做出改变,但中国北京的教训是:这样做的结果只能是最终放弃中国分部,古根海姆显然不愿意失去北京这个正在崛起的艺术中心。

    “你们别争了,我们已经和中国政府谈妥,这块地方是我们的,每年投入1000万美元来运作。”古根海姆的代表曾信心十足地对费大为讲过这些话,费大为在复述此事时开怀大笑——作为法籍华人,他在中国的成长和学习为其对中国当代艺术的把握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而各种国外艺术机构在进入中国内地遭遇的起起落落,让费大为更是深谙“中国规矩”的罩门。更为重要的是,投资人尤伦斯对费大为的信任真实而绝对,费大为可以完全按照他的学术计划和经营理念来操作这个当代艺术中心。

    “对我们来说,收藏是一种激情。正是出于对中国艺术的热爱,我们收藏了中国历代不同领域的艺术作品2000余件,其中当代艺术占到了80%。在中国和全球各地促进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是我们的一大梦想,我们希望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不仅是所有人了解当代艺术的一个窗口,更是所有艺术家和艺术爱好者最热衷的艺术乐土之一。”谈及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尤伦斯夫妇给予了极大的期望。

  实力对决:玩的就是艺术和金钱

    “我们从2005年10月就开始支付租金。”费大为说,“现在租了8年,但我们对于空间的规划和改造显然不是依照短期租赁计划来做的。”

    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施工现场记者看到,6500米的空间被划分成了若干个区域:除三个展厅外,还设有当代艺术图书阅览室、档案室、多功能会议厅、咖啡馆、艺术中心商店等公共活动场所。工程指挥部的负责人介绍说,这个空间不仅恒温恒湿,而且采用了最先进的“恒光”技术——欧洲进口的百叶窗可以根据室外的光线变化转换不同的方向,使市内的光线达到始终恒定。其附加的建筑不会对空间造成任何破坏,“因为798工厂的建筑本身就是艺术品。”

    “本来每年的投资计划是要公布的,但发布会前一天老尤变卦了,他不愿意公布具体的数字。”费大为习惯称呼尤伦斯为“老尤”,“他和我们想得不一样,他总觉得投入还不够多,不值得拿出来公布,事实上,这是个非常巨额的数字,我只能说,这相当于一个国际顶尖美术馆的年投资额。”

    不知是否受到了古根海姆每年投资1000万美元海口的刺激,尤伦斯刻意避开公布投资数字,但这位当代艺术的收藏大家为了将这个艺术中心发展壮大,去年曾将收藏的一批特纳的水彩画送至拍卖行:“我和妻子总感觉有种使命,应该将中国的当代艺术推向国际。”尤伦斯在发布会上重申了他的立场,事实上,这么多年来,他也在为这个目标身体力行。

    “当初选址的时候,我们也考虑过上海,好像艺术圈里有个说法,上海艺术圈相对纯洁,北京则山头临立,世道凶险。”费大为笑着说,“进来之后发现还好,虽然有点小的斗争,但大局在趋向安定和共赢。”
 
     而古根海姆的北京计划暂时落空,其实从台北、香港、上海等诸多“支离破碎”的失败扩张案例来看,古根海姆的推广计划确有其不可回避的意识形态问题,谙熟西方艺术体制的策展人侯翰如说:“古根海姆是否得以落户,不是钱的问题,根本问题在于古根海姆是否有意愿发展当地的文化,带给当地文化一种远见和国际视野,是否给当地艺术家更大的平台和艺术空间。”

    而上海多伦现当代艺术馆的执行馆长沈其斌则更直言不讳地:“古根海姆能否进入中国,取决于他们进入的方式。我们要求的是对话,而不是对抗;他们进入中国,应该对中国的文化有利,而不是以他们强权的文化标准,对这边的文化和资源进行掠夺。”

    尤伦斯和古根海姆的对决,显然不是基金会和基金会之间的短兵相接,还有中国当代艺术未来发展的判断和把握,成功进驻北京的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显然需要将“非营利艺术空间”的品质做大做强,因为竞争才刚刚开始。毕竟,江湖有江湖的规矩,品质和信誉历来都是江湖的通行证,要把中国的当代艺术推向世界和中国的普通公众,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文/朱小钧)
[上一篇]刘小东得便宜不卖乖?(北京青年报.. [下一篇]艺术有性别吗?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 隐私政策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招聘精英 | 网站律师 | 友情链接